FLZ

希望來年能得到他
拜託了!
新年願望就許一下這個吧。。。

為啥我迦assassin一堆一堆的啊【抱頭痛哭】saber就只有貝德威爾卿,根本就沒archer啊

以及有斯卡李同好嗎貝奧李也行
٩(。・▽・。)ρ

  一朵不知名的小花从树上落下,飘落在桌子上,它被人拿了起来那个人看着它自言自语道“已经是春天了啊”拿着它的手指摩挲着它的身躯然后碾碎弃之于地。

  曼尼推开了厚重的大门,阳光照亮了大厅就在他快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他人的声音“出去吗?”“。。是的,父”“多久”“不久”半晌身后才重新传来了带着柔意的声音“早些回来,你知道的他一向不喜欢曼尼抿起嘴没有回答。穿过门来到了森林的中心,湖的旁边。

  平静的湖面倒映出了人的影子,飘落在湖面的叶子让湖面泛起涟漪。曼尼在湖边转悠了一会儿迟不肯进去,金色的眸子只是盯着一边的木屋。太阳高高挂在正中的时候,曼尼觉得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他应该进去,经管里面有一位不知名的神域。他走了过去推开了门,里面坐着的人看了过来。

  嗯,是一位神。有着独角,暗红色眼睛的神域。曼尼站在门口仔细观察了一下作为他的半身有点心动,那哥肯定是已经喜欢上了他了吧。曼尼站在门口这样想着打算开口询问一下。对方却抢在他的前面问了“你是“天”上之人?”“是”曼尼觉得他没有说错什么,自己确实是天上的人。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有着暗红色眼睛的神展开了他洁白的翅膀,敌意朝曼尼袭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曼尼摊开一只手,另一只敲击一下掌心,歪着头“你是想开打吧?”“嗤,做这种动作还真的有点想笑”“现学现卖而已”握着的手中出现了刀柄,缓缓从掌心抽出了长刀。持刀的左手挥了挥“那,我上了———”话音刚落,曼尼从刚才的位置不见了踪影似鬼魅般闪到了神域后面,挥刀斩了下去。然而什么都没有只是木板上多了一道正在慢慢愈合的刀痕。“切,躲过去了吗,在哪里呢?”曼尼小声嘀咕着环顾着周围。头顶的空间波动扭曲着悄声无息的裂开一道口子黑暗的空间里面探出半个身子,凝聚在手中发光的球体朝下方的人袭去。曼尼抖了抖耳朵往头上看去,眼里倒映着发光的球体和正在愈合的裂缝“不妙了啊。”

  爆炸在屋里发出了巨响,曼尼躺在地上,刀被爆炸产生的冲击力抛到了一边的地下“真的是,一下都动不了了”直面威力的下场几乎全身都被破坏途有皮囊没有破损。红眼的神蹲在旁边“别再来了,告诉其他的人也是,如果你能活着回去的话”手放在了逼近了曼尼的脖子。

  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拉了下来翻身坐在人身上,握住手中落出的刀横在对方脖子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不过点到为止,哥也快回来了,我也该走了。”

  “你说你是零他弟弟”红眼的神疑惑的开了口“是的”曼尼拿开了手中的刀起身把远方的长刀捡了起来“我对你没有恶意,我不知道你想要我警告谁,但是我知道哥讨厌的是什么,他不讨厌你很让我惊讶”“我可没看出你哪里惊讶”“.....我哥不需要担心”“?”“他可是“黑羊”除了父和皇他都能从中脱身”“你是在说我多管闲事吗?”“并没有,毕竟你是哥的,伴侣嘛”曼尼收起了手中的刀“额?等等,什么?”“不是吗?我还以为是的...不然他怎么着几天不把你赶走,毕竟他————”话还没说完人便没了影

  曼尼看着面前的门走了进去,门随着他的步伐合上了,他经过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人正伏在桌子上,花朵落满了他一身,绿色的长发铺散在地上。曼尼站在旁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12.14

  是冬————

  冷冽的风从未关好的窗户吹进,发出呼呼的声音。嘈杂的声音让我从梦中醒来,我睁开眼躺在床上盯着木质的天花板。我直视着,望着。仿佛穿透了木板,望向比天还要遥远的地方。我起身关上了窗户,把壁炉的柴火点燃,火光照亮了周围的一片,我窝做在壁炉边柔弱温暖的椅子里。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壁炉上的一张照片,它被撕掉了一半,只留下了我。望着,企图回忆起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晃了晃头想赶走这个念头,可她在我脑海里越发明显,我要想起来,一定要。。。可是我究竟要想起什么?

  天亮了,旭日初升————

  我把壁炉里的火熄灭,穿上了厚实的衣服出门时随手拿了一把长刀,虽然冬季它并没有用武之处。来到结成冰的湖边,拿起手中的到用力戳了几下了一下冰面。自冰面发出的咚咚生,和自水下发出的悠扬 来自深渊的回响。这声音使我心头一寒,我望着天空眯起了眼刺眼的阳光晃着我的眼睛。恍惚之间 我似乎看见了一个人,一个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人 存在与记忆深处的。我想抓住,却又消散在记忆的长河。转身,我离开它来到了长青林。在外面绕绕兜兜的逛了大半天,暮色快要降临。给一片青色的树林镀上一层金淡淡的金色。我心中再一次的无法抑制的感到悲伤,无比的———悲伤。对,悲伤。不知悲伤为何物的我,感到了悲伤。我在朦胧的泪光种恍然再次看见了他。

  是夜————

  我推开门回到了勉强能称为家的地方,冷冷清清的我把刀靠在了门后。重新点燃了壁炉,燃着的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我给自己烧了点热水窝在椅子里。一杯水下肚在外一天冻僵的身体又活了过来。我在椅子上打着瞌睡。似乎有人来了,亦是自己的幻想。迷糊中有人把我抱去了床上亲吻我的额头祝福我。我醒了是梦这让我感到有些惋惜,我望向了窗外。

  小雪初降————

  
  12.16

  今天也是小雪飘飘

  我听见踩在厚实的雪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随后有人推开了门,壁炉的火使我看清了来的人的脸。那是一张与我极为相似的脸。他的身后还有一个人,湖绿色的眼睛,笑着的嘴角眼里一片温和其他什么都看不见。盯着他的眼睛仿佛可以溺死在那片温柔里。大概这就是死于温柔乡——我这样想着开了口

  “父神————还有——曼尼我的弟弟,好久不见”曼尼对我微微点头。父神则是笑着回应了我,他似乎看见了壁炉上的照片他走过去拿起照片大拇指摩挲着照片 低着头认真的看着思考着什么眼里明暗不定“这照片的另一半是谁”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嘲讽的对着他无声的笑了笑。“不说也罢”他放下照片转过身低着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我,屋里一片寂静只有烧着的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他付下身亲吻我的额头抚上我的脸,我看着他,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你还是与以前别无二致”他笑了,眼里一片温柔。在我看来却似圣经中诱导亚当和夏娃的毒蛇一样。我很生气,抑制不住的愤怒从我心中溢出填满我的身躯。我打掉他的手抽出椅子边的刀向他砍去,怒吼着“你知道什么!你只是个虚伪至极的神罢了!”他轻笑一声。到划过他的身躯分为两半化为轻烟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

  我跪倒在地上握紧了手,咬紧牙关死死看着地上。突然之间感到脖子上一阵凉意,没有血只有一道小口却足矣致命,我倾倒在地上,眼前一片模糊不清,我望向另一边“曼尼……”“是”他把抽出的刀收好连同我的那一把,将刀放在我的胸口上跪坐在旁边,我感觉到曼尼冰冷的眸子盯着我“你该回去了,父神说的对,你与以前别无二致”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在陈述事实“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断断续续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找到你的东西了吗”跨度太大让我一时无法跟上,虽然从以前起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什么?

  “属于你的”

  属于我的?

  “你梦中的花园”他把手搭在我的眼上 黑暗吞没了我“梦的尽头什么都没有啊”我在最后之际吐出的一句话语

  再次醒来是被阳光唤醒,我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

  喂 塔洛我做了一个梦”“嗯哼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遥远的过去”
  

  

  

  

  

鲁迅嗷嗷嗷

秋山玄★:

#文豪野犬同人

鲁迅
异能力「狂人日记」
20岁
有点偏激的大哥哥,对于社会上他认为的恶会给予报复。平时看上去文彬彬的是个学生模样,在横滨学医人生地不熟地没什么朋友,有一位恩师。性格电波,自有一套理论,吐槽社会是他的爱好。因为迷之原因喜欢老鼠,极度厌恶猫科动物。和太宰有过交情,在太宰加入武侦后他来到横滨曾被其帮助过,与其成为朋友,后因观念不和绝交,绝交前太宰开玩笑把鲁迅写进了一本黄色小说里。平日帮助横滨的警方追捕犯人,因为能力用来抓人很方便。背地里会在小巷子里蹲地痞宰杀。学习一年后的第二个愿望是加入港黑。
身高178cm

#设定有捏他,不完全与事实附和。
#我永远喜欢迅儿哥。

【高亮、占tag致歉】手机端超链接

(✨)星辰:

啊啊啊啊我发现一个好东西!!!


不会手机端搞超链接的小朋友们点这个链接:


超链接生成器


点进去根据提示完成就好!!!


复制过来就可以用了!!


这条随意转载!

看的迷 翻的迷
各种迷
。。。。。【抱头痛哭】

goodx

天街小雨润如酥:

我要开车,开车,开车。
逃过了考试就要开车才舒服。
上回的嘉右三十题还没写完,下次一并补上。
开车cp看tag

今天谁都不要想着下车了,车门已经焊死੧ᐛ੭
上车吗大兄弟੧ᐛ੭

仙石 忍啊!!!
你怎么!
这么!可爱!!!
噫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噫qwqqqqqqq
社保啊!!!
prprprpr

。激情(laji)画手了解一下x